三隻小白兔的影像世界

關於部落格
影像自耕農
  • 3120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田裡行舟

<img style="border-width: 0pt; margin: 0.7em 1.4em 0.7em 0pt; float: left;" alt=""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18/userfile/r/riverwolf/blog/14a75369b66127.jpg" />聽說有颱風要來了,該是出發的時候了。<br />出日頭-x,划向銀行系!!<br /><br />malibukayaks mini-x<br />日本當今最紅釣魚舟<br />全長:281(超短,可以塞進space gear)<br />寛度:85(超穏,可以站著釣魚沒問題)<br />重量:17公斤(超輕,龍眼干都可以拖著走)<br />載重:147(超載,一人十貓三十魚沒問題)<br /><br />再來就是先往口湖拍片去<br />之後再去潟湖釣魚去<br />接著七股浮潛去<br /><br /><br /><img style="border-width: 0pt; margin: 0.7em 1.4em 0.7em 0pt; float: left;" alt=""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18/userfile/r/riverwolf/blog/14a753f1132eb1.jpg" /><br /><br /><br /><img style="border-width: 0pt; margin: 0.7em 1.4em 0.7em 0pt; float: left;" alt=""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18/userfile/r/riverwolf/blog/14a753a693bb34.jpg" /><br />
繼續閱讀

憂鬱的神明

<img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18/userfile/r/riverwolf/blog/14a6188d1cd197.jpg" alt="" style="border-width: 0pt; margin: 0.7em 1.4em 0.7em 0pt; float: left;" />去口湖時走錯路,就沿路亂晃<br />來到新港的剪黏工廠外,一籠一籠的失敗品被置放在路旁,形成煞是好看的藝術品,只是他們的眼神有點憂鬱罷了。<br /><br />美好的事物,卻是構築在一個他者的痛苦之上。<br /><br />這是我最近創作的思考,拍口湖鄉也半年多了,雖然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在混,去那邊也是當狗仔,偷聽居民的對話,猜測他們的生活,然後自已用自已的感覺去拍攝。<br />口湖在我眼裡,它其實挺美好的,風光明媚有海有水。水裡有鳥,水下有魚,水邊有羊,羊旁邊是牛,牛旁邊則有好事的紀錄片<img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18/userfile/r/riverwolf/blog/14a618a6411004.jpg" alt="" style="border-width: 0pt; margin: 0.7em 1.4em 0.7em 0pt; float: left;" />工作者。拍著有時沒工作的捕魚人,打零工的撈海菜和龍鬚菜的人,把祖墳因為受水淹之苦的後代,重新撿骨進塔,拍的動容。<br />吃飽太閒騎單車運動找健康的人們,和蕭條的濕地形成二樣的心情。我們視之為美好的大地,充滿生命與曠野的呼喚,卻是當地居民的苦惱。<br />在那美好的背後,是有人承擔了那苦難。雖然大地得以休養生息,但離鄉的人們卻得牢記家鄉的貧瘠。<br /><br />記得縣府文化處的處長講了一句話,他說:雲林人是植物,不是動物。植物有根需要土地才能活,動物可以自己移居到適當的地方。<br /><br />或許他們曾經想過把治水築堤防的錢,拿來給沿海的居民,請他們搬到更理想的地方,然後就讓大地自我復育,該淹就淹,讓沉就沉。<br />但他發現,雲林人是植物,不是動物。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img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18/userfile/r/riverwolf/blog/14a618e99e3218.jpg" alt="" style="border-width: 0pt; margin: 0.7em 1.4em 0.7em 0pt; float: left;" /><br /><br /><img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18/userfile/r/riverwolf/blog/14a618ed5ab1b9.jpg" alt="" style="border-width: 0pt; margin: 0.7em 1.4em 0.7em 0pt; float: left;" /><br /><img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18/userfile/r/riverwolf/blog/14a61909b3d9bb.jpg" alt="" style="border-width: 0pt; margin: 0.7em 1.4em 0.7em 0pt; float: left;" /><br />
繼續閱讀

一個流失原創精神的電影節 -紀錄片工會針對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的聲明

<b><span style="color: rgb(153, 0, 0);"><span style="color: rgb(153, 0, 0);">上網連署支持:</span></span></b><a href="http://campaign.tw-npo.org/campaign//////sign.php?id=2009062900550900" target="_blank" style="color: rgb(0, 0, 0);" rel="nofollow">http://campaign.tw-npo.org/campaign//////sign.php?id=2009062900550900</a><br style="color: rgb(153, 0, 0);" /> <p style="color: rgb(0, 0, 0);"><font size="2" style="color: rgb(153, 0, 0);"><b><span lang="EN-US">臺北</span></b></font><font size="2"><b style="color: rgb(153, 0, 0);"><span lang="EN-US">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:</span></b><a href="http://blog.roodo.com/docunion" target="_blank" rel="nofollow">http://blog.roodo.com/docunion</a></font></p> <br /><font size="4"><b>一個流失原創精神的電影節<br />-紀錄片工會針對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的聲明</b></font><br 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<br />台北電影節已經邁入第十一年,除了持續引進國際影片外,最重要的任務莫過於「台北電影獎」的舉辦。<br /><br />對 國內影像創作者而言,「台北電影獎」的實質鼓勵不僅在於它的獎金,更重要的是它接受各種作品類型(劇情、紀錄、實驗、動畫),不論材質(電影底片、數 位),也不計片長,只要是好作品,都有機會獲得肯定。這不但令「台北電影獎」成為國內所有影像工作者(而非只有影片工作者)的年度盛事,也是國際影壇完整 認識台灣影像創作的捷徑。<br /> <br />尤其是「台北電影獎」在各類最佳影片之上設置的不分類「百萬首獎」,過去一直堅守著包容、開放的精神,由評審團審視各屆作品水準,決定頒予的對 象。而事實也證明,除了傳統電影獎鼓勵的劇情長片外,過去十年得到「百萬首獎」的作品,種類遍及紀錄片(「在山上下不來」、「再會吧!1999」、「無米 樂」)、實驗片(「星塵15749001」)、動畫片(「女子」、「出口」)、甚至劇情短片(「兩個夏天」),既證明了台灣影像創作的多元與成果豐碩,也 樹立了台北電影節(獎)獨立、自由又兼容並蓄的獨特面貌,進而影響了其他電影獎的走向。<br /> <br />然而,從去年(2008)開始,「台北電影節」在沒有任何說明的情況下,就貿然取消了劇情長片以外其他類型作品爭取首獎的機會,也把過去公平爭技 的特別獎,草率劃分為專屬於劇情長片的個人技術獎,致使這個競賽原初的創辦精神蕩然無存。無論作為影像工作者或是文化公民,我們都有充分理由擔心主其事者 好大喜功的作風,不但嚴重侵蝕台北電影節(獎)最難得的特質──無分軒輊地肯定各領域的影像創作價值,也粗暴地剝奪了台灣影像工作者平等競爭的機會。<br /><br /> 事實上,以現今台灣影像創作環境而言,主流(劇情或動畫)長片早有金馬獎加持,學生影片與青壯創作者則有金穗獎鼓勵,但堅持獨立製作,或長期走非主流短片 創作路線的影人,始終沒有獲得應有的鼓勵平台與相對的尊重。所以,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的開倒車舉動,絕非只是非劇情片工作者能分配多少獎金的問題,而凸顯 出一個原本口碑不錯的影展,竟為了向主流靠攏,不惜扼殺自身特色的悲哀。<br /><br />這 項草率的決定,去年就曾引發爭議與檢討之聲,但主辦單位卻無動於衷。紀錄片工會今年再度提出這項質疑,除了為本地影像創作者發聲以外,也擔憂這個原已走出 不同於金馬影展的風格,而得以並駕齊驅的台北電影節活動,正在迅速喪失它的原創精神。長此以往,它流失的將不僅是早已明顯下滑的觀眾人數,還包括本地影像 工作者對它的敬意,以及它在國際影壇上原被關注的活力所在。<br /> <br />基於上述理由,我們誠心呼籲台北電影節自下屆起恢復原來的獎項設計,並推動相關改革,提升影展品質。若有無法變革的原因,請儘速公開透明的對外界 提出足以服眾的說明,不要讓一個原本清新自由的影像節慶,逐步演變成一個封閉專斷的樣板活動,那將是所有影像工作者與文化公民所不樂見的遺憾結果。<br /><br />臺北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<br />
繼續閱讀

城鄉差距

<img style="border-width: 0pt; margin: 0.7em 1.4em 0.7em 0pt; float: left;" alt=""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16/userfile/r/riverwolf/blog/149f845ab9c79d.jpg" />在台北,酒醉的人是搭捷運回家的<br /><br />
繼續閱讀

三貂嶺的雜貨店

<a href="http://album.blog.yam.com/show.php?a=riverwolf&amp;f=5829454&amp;i=7535922"><img alt=""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15/userfile/r/riverwolf/album/149dcd2306e771.jpg" /> 在猴硐混了好一陣子</a><span style="text-decoration: underline;">,</span><span style="text-decoration: underline;">有時也會跑去三貂嶺混混。三貂嶺的雜貨店很好玩,店裡還真的挺雜的,老闆娘會主動來推銷餐點,吃了一次湯麵,一次炒麵。都還不錯,雖然油了點,但在這吃麵感覺真的很好。有相當潮濕的空氣和不怕風濕的居民。我覺這裡的人真的很厲害,這麼潮濕的氣候,骨頭都不會有問題嗎?像我這種未老先衰的膝蓋應該撐不了多久。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/span>
繼續閱讀

最近天氣晴

<a href="http://album.blog.yam.com/show.php?a=riverwolf&amp;f=5829454&amp;i=7240164"><img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3/userfile/r/riverwolf/album/149c5edbf97a98.jpg" alt="" /></a>最近天氣很不錯,風慢慢地從北邊轉往南方吹過來,開始把戶外書桌給架起來,出日頭音像農場的田邊辦公室開始運作。<br />邊打電腦邊看附近的農夫來來去去。加上最近開始整地,偶爾農機的聲響、鳥叫蟲鳴、大聲談天的農夫們和itune的音樂交響著夏日狂想曲。<br />白頭翁們實在很愛吵架,麻雀則愛佔據我的貨櫃屋,喜鵲偶爾偶會從眼前飛過,枯掉的向日葵有很多種子,小鳥們很愛來這,但等我請人來犁田整地後,就換成白鷺鷥來吃蟲了吧。<br />南台灣的春天很短,夏日很快就會佔領這涼爽的季節。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
繼續閱讀

線上三國誌

<img style="border-width: 0pt; margin: 0.7em 1.4em 0.7em 0pt; float: left;" alt=""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2/userfile/r/riverwolf/blog/1495de0e3bdc36.jpg" />08年中因為開始投入HDV行列<br />原來的P3 800(cpu)記憶體750的電腦<br />剪輯軟體霹靂馬6.5<br />巳經跑不動HDV<br />逼不得己開始找尋電腦<br />原本喜好到處收集別人不要零件的我<br />遍尋不著合適的零件組裝電腦<br />(應該是說現在的攝影機很賤,電腦硬體規格要求過高)<br />開始轉研究前往孟加拉擦皮鞋的朋友所留下的G4蘋果電腦<br />結果一用還挺好用的,上網超快,看色情網站不會中毒<br />然後就心生投入蘋果電腦的行列<br />可惜G4剪不動HDV<br />於是開始爬文研究買蘋果電腦的可能性<br /><br />這可是我人生的一件大事<br />因為從高中畢業開始接觸電腦<br />只在大四時買過一台全新的<br />而且還是&ldquo;借&ldquo;了很多當時工作部門的零件<br />自己組起來的<br />從此開始以撿破爛組裝電腦<br />在研二時因為要剪多格威斯麵<br />從02年向朋友的網咖買退休的主機板開始<br />甲同學阿姨的1394卡<br />甲同學公司的記憶體和電源<br />乙同學公司的光碟機<br />只有機殼和螢幕是買全新的<br />一直用到05年畢業還在用<br />直到08年退休前都還拿它接案子<br />當然還有這期間我用來做文書工作的電腦<br />一直不斷的EVO(evolution)<br />撿到新的就馬上更新<br /><br />去年底從友人的公司買了台二手的imac蘋果電腦<br />但跑HDV真的有點吃力<br />然後認真爬文後找到了假蘋果<br />以下來介紹我人生第一台完完整整的新電腦<br />當然,以本人愛走偏門的性格<br />當然不可能買一台動則十萬的mac pro<br />也不會支持這種謀財害命的拖拉斯<br />所以我買了以下這一台假蘋果<br />用來跑final cut pro剪輯軟體<br />http://goods.ruten.com.tw/item/show?11081227246443<br />有四種選擇<br />http://sites.google.com/a/xsystem.co.cc/x-system/<br />還有一群支持假蘋果的朋友組成的網站<br />http://xsystem.ning.com/<br /><br /><br />
繼續閱讀

霧裡

<img style="border-width: 0pt; margin: 0.7em 1.4em 0.7em 0pt; float: left;" alt=""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2/userfile/r/riverwolf/blog/1495082f6d5939.jpg" />上星期南下時太累,在休息站小睡了數小時,回到貓先生農場時巳是淩晨四點。<br />從出佳里鎮街道往七股的方向開始,田邊的路一片霧茫茫。伸手真的不見五指,只能以時速五公里前進,仔細看著地上的白線維持直線前進。勉強快到村子時,與騎單車的老農夫錯身而過,嚇了一跳。<br />進入村子時終於霧開了,回到農場裡拍下了這張照片,如果是在回來的路上,前方的那顆樹我是看不到的。回想起多年前在九份的山上白天起了大霧,坐在後座的高中同學麥克二百先生還拿了車上的強力手電筒往外照,同車的還有魚先生。再來就是去年在鎮西堡的卡車兼卡陰行(請轉往貓先生農場的部落格),夜裡濃霧迷漫,下山順便大吐一場。<br />比起前二次的白目和卡陰,這次迷幻多了。霧裡的神秘阿伯,迷懞的心境,漫漫的路程,靠著有限的視野,再亮也昏黃的車燈,記憶裡僅有的方向,讓身體前進。<br />像一生吧。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
繼續閱讀

吃麵

<img style="border-width: 0pt; margin: 0.7em 1.4em 0.7em 0pt; float: left;" alt="" src="http://pics14.blog.yam.com/2/userfile/r/riverwolf/blog/14939228a2d039.jpg" />唸書時常去吃的麵攤,因為這一年來回去代課,變的三不五時會去吃。在大樹旁的小店,桌上永遠是過期的報紙,對不太愛買報紙的我而言,似乎沒有太大影響。邊吃邊看邊聽附近的村民來店口談天。<br />談天的話題很多,誰的小孩怎麼了,那家的媳婦懷孕了,自己種的芒果收的好不好,真實的情境比電視還迷人。<br />我很愛在鄉下的小店裡聽別人對話,非常有畫面,也感覺很親切。想像他們的生活情節。也把自己溶入在其中。<br />也就因此麵攤老闆的先生有次問是不是在水果的,還有次問我是不是也有種芒果?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<br />
繼續閱讀
網誌分類篩選
收起分類
分類篩選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